拉斯維加斯網站注冊-談勇氣

17歲時,曾幻想漫遊整個世界。于是,就拼命專注于這件事,錯過了屬于17歲最美好的時光。拉斯維加斯網站注冊聽過相同的一個故事:船主重金酬謝油漆工舉手之勞修補好自己的破船,幸得此助,才沒釀成兒子有去無回的悲劇。這個故事,仿佛無從談起,能說的卻又太多,這就是無法理解的世界。

  縱觀,與你,與我。船主、油漆工、船主兒子都是我們的剪影和寫照。

  你無法理解船主船破了,渾然不知;你無法理解油漆工多管閑事,樂在其中;甚至你無法理解聽到這個故事時難以表達的心情。因爲你,本就是無法理解的世界。

  你一定是“船主”,自信滿滿、不拘小節,以爲自己夠強大。只可惜當日出海的不是你,你無法理解兒子得知事情的悲傷。

  你一定是“油漆工”,不卑不亢、樂善好施。最終只有兩種悲劇:得到認同和得不到認同。得到認同,你的單純便會混濁,開始在意旁人是不是關注你有沒有補破船的舉動;得不到認同,你開始懷疑自己所作所爲是不是值得堅持和肯定。

  你也一定是“船主兒子”,渾然不知卻又深信至親。永遠不願想自己的父親是不是忘記補洞,自己願不願意出海。只願迷信所相信的至親,仿佛那是高高在上不可逾越的神。

  甚至你還是“油漆工妻子”、“船長妻子”,這所有的一切不都是我們嗎?

  我總是在說“你”字,可這個“你”,也是“我”。你若問從這則故事中得到些什麽,那得到的,是大而小、小而大的我們。

  船主、油漆工、船主兒子都是我,是多元化的我們。所有自編自導自演的劇情,給了自己酬謝的獎賞,擋不住出錯的後怕,得知父親竟如此疏忽的悲傷,都是任何個人一生的縮影,我們也是“任何”。

  你開始糊塗,看不清楚到底是什麽。其實,所有的一切都是自我、本我、超我的較量,混雜在世間百態之中。

  我曾說,17歲時幻想漫遊整個世界。幻想是“我”、漫遊是“我”,世界難道就不是“我”嗎?現在的我們,專注于一件事,以此爲目標,將自己歸類成爲性格的“紙片人”,難道世界就只是一次元時空嗎?那複雜的、埋藏在你我心中的許多想法與秘密,又是什麽?我想,就是開頭故事中的幾個人物吧。存在于你我心中,無法理解的世界。

歌德曾經說過:“假如失去財富,失之甚少;假如失去榮譽,失之甚多;假如失去勇氣,你就失去了一切“。由此可見,勇氣有無決定了一件事情的成敗。
勇氣的促成,需要靠心中信念的支撐。距今兩千多年的戰國時期,正當秦晉聯軍圍攻鄭國之時,正當鄭國舉國上下人心惶惶之時,他,一個原本默默無聞的“弼馬溫”,被一句“若使燭之武見秦軍,師必退”推到了風口浪尖。夜黑風高,當燭之武孤身一人由繩子拴著放到孤城外,當他步履蹒跚的步入劍拔弩張的秦軍大營,該需要怎樣的堅定和勇毅“老骥伏枥,志在千裏。烈士暮年,壯心不已。”受盡了幾十年的冷落,在國家興亡之時卻能義無反顧的站出來,爲國家奉獻出自己的一份光和熱。咎其原因,還是由于心中愛國信念的支撐。
勇氣的表現,需要靠行動的實踐。公元前228年,秦國統一中原的大局已定,然而,在易水河邊,惟余莽莽,正上演著一部勾人心魄的故事。爲了天下百姓,甚至僅僅是爲了燕丹的一句“雖與長侍足下”,荊轲跨過易水去了。“燕趙之地多義士”。荊轲的勇氣鋒利了手中的匕首,太子的邀請只是他義無反顧的契機。他做出了炎黃子孫引以爲傲的事——爲國爲民,俠之大者。“風蕭蕭兮易水寒,壯士一去兮不複還”面對不測之強秦,他的心中或許有幾分顧慮,面對行刺的失敗,他或許有些許的不甘。然而,一切一切並沒有改變後世對他的敬仰。正如泰戈爾說過的:“使生如夏花之絢爛,死如秋葉之靜美。”荊轲偉大的形象,從他邁過易水的那一刻起,便從此定格。
擁有勇氣固然重要,然而選對時機更是一個人邁向成功的不二法門。駐軍灞上,對于劉邦或許是個錯誤的選擇,然而面對項羽的武力威脅,他放下自己“王”的姿態,來到項羽面前謝罪。作爲一營首領,他有枉駕屈尊的勇氣,終于在駭下圍剿了項軍;而項羽有破釜沉舟的勇氣,卻在四面楚歌的境地中,礙于顔面,自刎烏江邊。劉邦的決斷,成就了他的霸業;項羽的寡斷,注定了他“今爲虜矣”的命運。
卡耐基說過:“勇敢寓于靈魂之中,而不單憑一個強壯的軀體。”希望當拉斯維加斯網站注冊們今後面對困難之時,能聽見心靈深處一聲強大的怒吼。那聲怒吼,便是一切成功之母.

2001